抗美援朝戰爭中的皖籍戰斗英雄

創建時間:2022-02-18

抗美援朝戰爭中的皖籍戰斗英雄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美國杜魯門政府悍然派兵進行武裝干涉,發動對朝鮮的全面戰爭,并不顧中國政府多次警告,越過三八線,直逼中朝邊境的鴨綠江和圖們江,出動飛機轟炸我國東北邊境城市和鄉村,把戰火燒到了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土之上。在此危急關頭,10月上旬,應朝鮮黨和政府的請求,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同志高瞻遠矚,審時度勢,毅然決然地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歷史性決策,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果敢承擔起保衛和平的歷史使命。1950年10月19日,我英雄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將士,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同志率領下,肩負民族的期望,高舉保衛和平、反抗侵略的正義旗幟,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同朝鮮人民和軍隊一道,歷經兩年零九個月舍生忘死的浴血奮戰,贏得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偉大勝利。

  抗美援朝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第一場大規模的國際性局部戰爭,雙方投入戰場的兵力最高達300多萬。交戰雙方武器裝備水平對比極為懸殊。為了這場反侵略戰爭,中國人民志愿軍付出了巨大代價,志愿軍作戰減員36.6萬余人,其中犧牲19.76萬余人。安徽籍志愿軍共犧牲4151人。正是在這場雙方力量極其懸殊的殘酷戰爭中,涌現出我軍歷史上最多的英雄群體、最悲壯的英雄事跡、最可敬的英雄個人,先后涌現出6000個功臣集體和30多萬名英雄功臣。安徽籍志愿軍中獲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和“中國人民志愿軍一級英雄”、 “二級英雄”、“二級模范”稱號以及特等功臣(不含一、二、三等功)的就有26人。李家發、許家朋、蘇文俊、蔣道平、畢武斌、韓德彩、鄭長華就是他們中的杰出代表,他們的勇敢、堅毅、頑強、無畏成為全國人民崇敬、學習的楷模。

舍身堵搶眼的志愿軍戰士——李家發

1.jpg

李家發

  在抗美援朝戰爭中,19歲的李家發為了戰斗的勝利,用自己的胸膛,死死地堵住了敵人正在噴射火舌的槍眼,壯烈捐軀。他的的英雄壯舉為人們所景仰,他的英雄事跡為人們所傳頌。

  李家發,1934年3月生,安徽省南陵縣泉塘巖虎村人。1951年5月,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被分配在第六十七軍一九九師五九五團一營一連二排六班當戰士。他在班里吃苦耐勞,勤奮工作,苦練殺敵本領。部隊練習射擊時,他虛心向班里的老戰士請教,細致觀察別人射擊,還趴在地上反復揣摩,體會要領。在最后考核中, 他于以3槍27環的優秀成績被送到團訓練隊學習。團部集訓結業時,他5槍打了50環,獲得團首長的表揚,并榮立三等功。1952年10月,李家發光榮地加入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他平時最愛看《黃繼光》《董存瑞》《鋼鐵戰士》等英雄畫冊,以英雄事跡勉勵自己。他曾在一次班會上表態說:“黃繼光、董存瑞等革命烈士是我學習的榜樣,如果遇到他們那樣的情況,我一定照著他們那樣去做。”

  營地附近朝鮮老大娘的房子被炸起火,他奮不顧身地沖進濃煙烈焰,搶救糧食、衣被和器物。在一次又一次地鉆進濃煙烈火中,他的衣服被燒焦了,兩只手被灼得紅腫,兩只腳烙了好幾個大泡,一雙眉毛燒光了,回到班里就病倒了。朝鮮老大娘得知李家發生病的消息后,送來一筐蘋果進行慰問。李家發熱淚盈眶地對大糧說:“大娘,我們中朝人民是一家,為朝鮮人民排憂解難,是我們志愿軍應盡的義務……”

  在部隊開展的修筑工事中,李家發吃苦耐勞,連續作業,因成績突出,再次榮立三等功。

  1952年冬,李家發任二排通信員,每天由慶坡峴的山腰到玉女峰前沿班送信。從慶坡峴到玉女峰要通過敵人炮火控制的200多米寬的開闊地。敵人每天要在這塊土地上傾瀉成噸的彈藥。李家發每次通過這里都要冒生命危險,但他機靈頑強,每次都能及時完成任務。

  同年底,由于連日大雪,李家發所在的二排前哨已經完全處于敵人的包圍之中,左右是崇山峻嶺,前面是敵人的火力據點,連部不知道陣地上戰士的生死存亡,也無法將上級指令及時傳達給前沿戰士。如果不能及時取得聯系,將會影響大部隊總攻。連長十分著急,李家發看出了連長的心思,主動請求承擔聯絡任務。他按照指導員指示的目標,連續沖過敵人兩道警戒線。由于天氣寒冷,他手指凍的紅腫麻木,腳背凍裂,不時流著血,但他全然不顧,一個勁地在雪地里向前爬行。敵人發現了他,機槍不停地向他掃射,他毫不畏懼,巧妙地躲過敵人的視線,先后與潛伏在雪地里的3名戰友取得聯系,順利地在4小時內將連部指示傳達到前沿每個戰士。

  隨著時間的推移,戰事越來越緊。二排分3路阻擊敵人第六師一個重機槍連的進攻,激戰4個小時后,埋伏在戰壕里的戰士與連部失去聯絡已達5個多小時,后援部隊無法上來,戰斗情報也無法送出陣地。李家發奪過排長手中的戰報,揣入貼身的襯衣里,身系3顆手榴彈,又沖出了陣地。不多遠,敵人機槍噴出了火舌。李家發眼疾手快,一躍跳出雪溝,連滾帶爬沖出了幾十米。陣地離連隊雖然只有1公里多,但必須要通過僅有20米的敵人前哨,李家發冷靜地思考著,機警地將3顆手榴彈擰在一起,用力向敵人哨位擲去,隨著一聲巨響,兩個敵人上了西天,他借著一股濃煙,沖過敵人防線,安全地將戰報送到了連部。由于他多次英勇機智地穿梭在敵人的炮火中傳送情報,被譽為“鐵腿通信員”。

  1953年7月13日夜,志愿軍反擊南朝鮮軍的夏季戰役在金城川前線20多公里處全面展開了。李家發所在的部隊奉命向險峻的轎巖山發起反擊。

  這天,他著上全副武裝,和戰友們進入了潛伏位置,等待著沖鋒的號令。這時,細雨密密地下著,李家發和跟他伏在一起的戰士鞏德修小聲地談起話來。他們談起了戰前的立功計劃,研究著戰斗中可能遇到的情況。李家發這時掏出了家里的“全家福”照片說:“這次,我一定把立功喜報寄回家去!”

  李家發所在的第二排的任務,是突破轎巖山的南山腳,然后順著南山腳把紅旗插上轎巖山主峰。

  南山腳是敵人轎巖山防御陣地中最強的地方,有重兵據守,并有強固的工事作依托。晚上9時,我軍無數門大炮一齊轟鳴,把轎巖山打成一片火海。李家發隨部隊開始沖鋒,他和戰友們一起冒著雨在泥濘中向敵人沖去。

  突然,一陣狂風驟雨般的子彈落到了正在沖鋒的戰士們跟前。這是從山腰上敵人一個最大的碉堡里發射出來的,沖鋒部隊被擋住了。要打上去必須首先打掉這個火力點。指揮戰斗的指導員接連幾次派爆破手去爆破,但是爆破手都在途中傷亡了。指導員焦急地考慮著:"誰能夠完成這個任務呢?"這時正在一旁的李家發勇敢地擔負了爆破敵人碉堡的任務。臨走時,他對指導員和坑道里的戰友們說:“讓祖國人民聽我的勝利消息吧!”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帶著的兩顆手榴彈,從地上爬起來弓著腰就直向大碉堡沖去。突然前面射來一串子彈把他的左腳打傷了。原來在大碉堡前還有一個小地堡。不先炸毀這個小地堡,就不能接近大碉堡。李家發帶著傷從小地堡的右側一步步地爬去,爬到離火力點只有八九公尺的地方,他挺起胸膛,舉起右手,把一顆手榴彈投進了地堡,地堡里的敵人被炸掉了。接著,他繼續向正在瘋狂掃射的大碉堡爬去。

  戰士們伏在被敵人火力封鎖著的地上,緊張地注視著李家發的動作,等待著他爆炸成功。

  敵人的機槍子彈成群地落在李家發的頭前、腳后和身邊,濺起的碎石打到他的身上。但是他不顧這些,他繼續拖著一只受傷的腳,沉著地向噴射著火蛇的大碉堡迅速爬去。他靠近了大碉堡,把最后的一顆手榴彈投進了射口。隨著一聲巨響,敵人的機槍停止了射擊。戰士們立刻從泥濘地里跳出來,喊著殺聲向前猛沖。突然,大碉堡里的機槍又重新開始射擊,密集的子彈射在前面的泥水里,泥漿濺飛起來。在“停止前進”的命令下,戰士們又重新臥倒了。此刻李家發的全部彈藥已經用完,情況異常危急。指導員立即命令另一個戰士“繼續爆破”。這時,大碉堡突然寂靜下來。原來,李家發已用自己的胸膛猛撲到敵人的射口上,擋住了敵人瘋狂射出來的子彈。

  李家發犧牲以后,戰友們看到他雙手仍然緊緊地抓著碉堡上的泥土,半睜著的眼睛注視著轎巖山主峰上的巨石。他那被火藥燒黑了的胸膛,布滿了像蜂窩一樣的彈洞。

  戰士們憤怒地喊著為李家發復仇的口號,迅速沖上敵人的陣地,殲滅了大碉堡里面的敵人,沖向轎巖山的主峰。黎明,李家發生前曾經在上面繡過字的大紅旗被插上了轎巖山的峰頂。

  1953年9月,中國人民志愿軍領導機關給李家發追記特等功,追授“中國人民志愿軍一級英雄”稱號。所在部隊黨委根據他生前的申請,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同年12月15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追授他“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同時授予他金星獎章、一級國旗勛章。1953年9月25日,為悼念李家發烈士,中共南陵縣委隆重舉行“李家發烈士追悼會”。中共南陵縣委和縣人民政府研究決定,將李家發所在鄉更名為家發鄉,以示對李家發烈士永久性的懷念。

黃繼光式的戰斗英雄——許家朋

2.jpg

許家朋

  在1953年的朝鮮夏季戰役中,志愿軍第六十七師二○○團反擊美軍第七師踞守的石峴洞北山,占領陣地以后,從戰場上第一批下來的指戰員,紛紛傳說著攻擊連隊有一位“黃繼光式的英雄 ”,說是在沖鋒途中敵人有一個巨大火力點的重機槍,壓制和阻擋了我們,好幾個突擊隊員和爆破手上去,都中彈傷亡了。后來卻被一個小戰士,也和黃繼光一樣,以舍身堵槍眼的壯烈行為,撲滅了敵人的火力點,這才使我軍攻擊成功占領了陣地。緊接著關于這個英雄的傳說越說越動人,有的說他在撲上敵堡以前,曾經喊口號讓同志們前進,又有的說他曾向祖國的方向敬禮,等等。只是人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就是當夜主攻北山的連隊,也說不清這到底是誰。后來師團政治機關和軍師文工團聯派員分頭到參戰連隊、戰勤分隊和野戰醫院中追尋查訪,才漸漸弄清楚了,這位英雄就是許家朋。

  許家朋,安徽省績溪縣人,1931年出生于一戶貧苦農民的家庭。1951年5月,績溪縣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參軍運動。許家朋報名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他戴著光榮入伍的大紅花,一蹦一跳地跑回家向父母親辭行。母親一手拉著兒子,一手拭著眼淚叮囑道:“到部隊去一定要好好干,不要掛念家里。”父親接著說:“咱們是窮人家的子弟,要記住共產黨的恩情,打仗莫充孬怕死,要為窮人多殺敵人。”望著年邁的雙親,許家朋心頭一熱,強忍住眼中的淚水,咬了咬嘴唇說:“我一定勇敢殺敵,打勝仗、立功。”入伍后,許家朋在部隊首長的教育和戰友們的幫助下,很快成長為連隊里一名優秀的戰士。

  1952年7月,許家朋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隨部隊奔赴抗美援朝前線作戰,被編在志愿軍第二十三軍六十七師二○○團九連任戰士。在入朝途中,全副武裝的長途跋涉,馬不停蹄的夜間行軍,對于年紀輕、身體矮小的許家朋來說,是一次嚴峻的考驗。班里怕他掉隊,派出兩個戰士去幫助他。許家朋說:“負重差不多,我個子雖小,但力氣大,保證不會掉隊。”他不僅沒要人幫助,反而給別人扛槍。盡管他的腳磨起了血泡,又腫又疼,鞋子都穿不上,但每到一處宿營地,他都顧不上喘口氣,放下行裝,立即忙著挖坑搭帳篷。戰友們都稱贊他是一位拖不垮、累不倒的鋼鐵戰士。

  11月,部隊進行大練兵。此時的朝鮮已是十分寒冷,許家朋為了練好刺殺,經常晚上一個人偷偷地到訓練場上脫掉棉衣苦練。開始他手榴彈投得不遠,也不準。于是,早晨當戰友們睡得正香甜的時候,他就穿好衣服,輕手輕腳地走出宿舍,練習投彈。后來在部隊組織的軍事考核中,許家朋的成績躍居前列。

  12月,許家朋所在的部隊奉命從東線移至中線,參加東海岸反登陸作戰準備。在5個晝夜的風雪行軍中,部隊負荷重,飯和水供應不上,生活十分艱苦。到了一線,他們連的任務是筑城扛木。許家朋在向前沿運木時,最能吃苦耐勞。他個子雖小,但每次都扛又長又大的木頭。有一次黑夜運木,天又下雨,路又滑,通過敵人的炮火封鎖區時,他滑倒在地,扭傷了腳。第二天傷處既腫又疼,排長要他休息,他堅決不肯。

  1953年4月,許家朋加入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同年5月,夏季反攻戰役任務布置下來,許家朋從九連調到六連的一個突擊排,他聽說自己被分配到突擊排,高興地蹦了起來。在出征宣誓大會上,他再一次認真地讀了從報紙上剪下來的黃繼光的故事。并向連長、團支部遞交了決心書。他在決心書中寫道:“……在一旦需要我的情況下,就像黃繼光同志那樣,為了祖國人民犧牲自己。”

  7月6日,我志愿軍發起的夏季反擊戰役第三次進攻正式打響。為了有力地配合東線正面戰場,許家朋所在的六十七師二○○團受命對美軍第七師十七團據守的石硯洞北山進行反擊作戰。

  石硯洞北山,在三八線附近,是中線的平川、永康的交接地界,戰爭爆發以后,被美軍第七師占領,這里地勢十分險要,打下這座山,就可以控制后面的天德山,把戰線向敵方推進三四十公里,戰略意義十分重大。

  7月6日晚,天下著瓢潑大雨,陣地上漆黑一片,許家朋所在的突擊排在六連連長趙昌榮的帶領下,來到了出發地的一條坑道。這條坑道是第六十七師為減少傷亡,從6月中旬開始,在美守軍陣地前沿120米處構筑的,可屯一個加強連的兵力。

  晚9時30分,突擊排在96門火炮、16輛坦克的支援下,向美軍第七師第十七團兩個步兵連與一個火炮連防守的石硯洞北主峰、次峰發起進攻。

  當許家朋所在的突擊排向主峰攻擊時,為敵軍暗堡猛烈的機槍火力所阻。突擊排采取分組打堡的方法,準備爆破敵軍多個地堡。在向縱深發展時,又遭到了正上方敵暗堡火力的阻擊。敵軍的機槍“噠!噠!噠!”地響個不停,壓著突擊隊員伏在雨地里不能抬起頭。前進受阻,部隊傷亡不斷增加。前往爆破的戰友剛跑不遠,就光榮地犧牲了。敵人的機槍仍在掃射著,許家朋眼看著一個個倒下的戰友,心急如焚。他清楚地知道,迅速摧毀敵暗堡是奪取勝利的關鍵,時間就是勝利,多延長一秒時間,就多一分傷亡,他毫不猶豫地沖上前去,從剛剛犧牲的爆破手身邊拎起炸藥包,冒著槍林彈雨直沖敵人的暗堡。

  10公尺、9公尺、8公尺……許家朋離敵人暗堡只有幾步了,突然,一陣炮彈打過來,許家朋的右腳負傷,左腳被打穿,身上7處負傷,劇烈的傷痛使他昏迷過去。蘇醒過來后,他咬緊牙關,拖著負傷的身體艱難地爬進,爬到暗堡前面,放下炸藥包,拉開導火管,然后翻身一滾,只等炸藥包炸響。誰知炸藥包因被雨淋受潮,爆破未能成功。

  “怎么辦!”黃繼光舍身堵槍眼的英雄形象浮現在他的腦海中,英雄的精神在激勵著他,英雄的力量在支撐著他,他忍著劇烈的疼痛,猛然站立起來,縱身撲向敵暗堡,雙手緊握敵機槍腳架,胸膛緊抵敵人噴著火舌的槍口,頓時,機槍“嘟、嘟、嘟”響了幾下,便成了啞巴。

  部隊沿著許家朋開辟的道路沖上了山頂,攻占了石硯洞北山主峰,殲滅敵人3500多人,奪得了反擊作戰的全面勝利。

  戰后,根據許家朋生前申請,所在部隊黨委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53年10月27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追授他“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和金星獎章、一級國旗勛章。1954年2月15日,中國人民志愿軍領導機關給他追記特等功,并追授“一級英雄”稱號。同年5月24日,追授他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模范團員”稱號。為了緬懷許家朋烈士的英勇事跡,績溪縣人民政府將他的家鄉坎頭命名為“家朋鄉”,并修建了“許家朋烈士紀念碑”。1989年8月,安徽省人民政府正式將許家朋烈士紀念碑列為省級重點保護的烈士紀念建筑物。

  “拼刺殺敵英雄”—— 蘇文俊

3.jpg

蘇文俊所在加強班在上甘嶺一號陣地。

  電影《上甘嶺》在中國可謂是家喻戶曉,上甘嶺精神曾感染和鼓舞了新中國幾代人。在上甘嶺戰役中,涌現出眾多的志愿軍英雄,蘇文俊就是其中的一位。

  蘇文俊,生于1929年,安徽省定遠縣人,1945年3月參加八路軍,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任第六十三軍軍部警衛連連長、五六三團一營一連連長,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姑涝瘯r為志愿軍第六十三軍第一八八師第五六三團第一連班長。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蘇文俊隨部首批赴朝參戰。1952年10月16日,蘇文俊奉命帶領一個加強班堅守上甘嶺一號陣地。

  一號陣地是一個海拔只有100多米的小山包,距敵軍陣地相隔不到200米,是上甘嶺地形中的一個最為險要的陣地。剛進入陣地不久,敵人就對上甘嶺發動猛攻,連續兩晝夜,敵人以一個加強營的兵力,出動3架飛機、20門大炮和5輛坦克輪番轟炸沖擊。經過一番掃地式的進攻,一號陣地仍就像一座鋼鐵堡壘,擋住了強大的敵人。當惱羞成怒的敵人以更猛烈的炮火對一號陣地發起第10輪攻擊時,機智勇敢的戰士們避開炮火躲進坑道,炮擊過后,敵人如同螞蟻一樣向這塊彈丸之地蜂擁而來,一名戰士渾身捆滿了手榴彈,手握3支爆破筒沖向敵群與敵人同歸于盡,加強班的戰士堅守在一號陣地與敵人戰斗了3天3夜,大部分戰士壯烈犧牲。陣地上只剩下班長蘇文俊與兩名身負重傷的戰士。蘇文俊的胳膊被子彈穿透了。他咬緊牙關用無線電向指揮所請求支援,指揮所回電說:支援不了,一號陣地已被敵人包圍,你們要堅守陣地。

  他帶著兩名戰士從坑道出來時,正好與爬上陣地的8個美軍相遇。不容遲疑,眼疾手快的蘇文俊端起沖鋒槍迅速撂倒兩名鬼子。剩下的6個美軍想分兩路逃跑,來不及換梭子了,蘇文俊順手抓起身后負傷戰士的大搶,趕上去,一個突刺把落在后面的鬼子腦瓜劈開,然后端槍追上第二個鬼子,在后腰給了鬼子一刀。蘇文俊拼掉了3個鬼子后,等他返身回顧時,兩個負傷的戰士已犧牲了。他們與3個美軍同歸于盡了。

  夜幕降臨,陣地上只有蘇文俊一人,仍然有小股敵人來進攻。蘇文俊拖著負傷的腿一會兒在左邊用沖鋒槍掃射,一會兒又轉到右邊扔手榴彈,利用著夜幕這個天然的屏障對敵人實施佯動防守,機智勇敢的蘇文俊讓敵人不知虛實,不敢貿然進攻,居然唬住了鬼子,沒有一個敢沖上來。

  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勝利!在這敵眾我寡的關鍵時刻,蘇文俊獨自一人堅守在一號陣地,拖住了敵人的進攻,為志愿軍部隊占領上甘嶺的有利地形創造了條件。就在這時,連隊增援部隊趕了上來,蘇文俊這個單槍挑群敵的勇士,絕路逢生。

  沒過多久,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主席金日成在授勛和頒發榮譽證書時,拍著蘇文俊的肩膀說:“看你個子不高,拼起刺刀來勇敢無比,中國戰士真了不起!”

  中國赴朝慰問團來了,著名作家巴金,專程到前沿陣地采訪蘇文俊后含淚寫下了《英雄記》一書。著名戰地記者魏巍在采寫《誰是最可愛的人》長篇通訊時,也采訪了蘇文俊。著名藝術家常香玉向蘇文俊贈送了紀念品,并和他合影留念。

  蘇文俊因戰功突出榮獲“拼刺殺敵二級戰斗英雄”稱號。1953年10月1日,他作為戰斗英雄代表被特邀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觀禮。他使用過的刺刀至今還在朝鮮戰爭紀念館中陳列著。

  “空中董存瑞”—— 畢武斌

  1951年11月30日,畢武斌在配合陸軍解放火和島的戰斗中,他駕駛的飛機中彈起火,仍沉著駕機保持編隊,且戰且進,將駕機上的炸藥扔向敵人陣地,終因飛機負傷過重,壯烈犧牲。立一等功,獲二級英雄稱號。志愿軍空軍司令員劉震稱他為“空中董存瑞”。

  畢武斌, 安徽舒城縣人,1930年出生于蕪湖市狀元坊一個職員家庭。1949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后編入志愿軍空軍第八師第二十四團第一大隊任飛行員。

  1951年10月底,志愿軍總部決定,出動空軍,配合地面部隊攻占大和島,命令航空兵第八師圖-2轟炸機9架,于11月6日14時前做好戰斗準備,聽從召喚,轟炸大和島大和洞村敵情報機關和指揮機構;航空兵第二師拉-11殲擊機送行全程護航;第三師米格-15殲擊機擔任空中掩護。

  大、小和島位于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西海岸,距鴨綠江口不過70公里。島上及周圍椴島、炭島一帶盤踞著南朝鮮偽軍的“白馬部隊”和美國的情報機關人員1200余名,設有大功率雷達、對空臺和竊聽機器,日夜偵聽我方情報,指示敵機轟炸我國東北城鎮和我志愿軍入朝交通線,指揮敵艦活動于該島以東及東北附近海面炮擊我軍陣地,嚴重威脅著我國東北和朝鮮西部的安全。

  作為即將執行我空軍史上第一次轟炸任務的畢武斌和戰友們都感到光榮,驕傲,而又責任重大。他們提出“打好第一仗,爭取第一功”的口號。接著按照任務的特點和要求,畢武斌參加了所在部隊重點組織的編隊轟炸訓練,對起飛程序和集合方法進行多次地面演練。只待一聲令下,直搗敵巢。

  在安東浪頭機場的訓練廳內,師領航主任詳細地向參戰飛行員提出轟炸目標的具體要求。電訊主任講了通信聯絡密語:轟炸機代號為“勞動”;殲擊機代號為“提琴”;浪頭機場叫“梨花”;請示進入轟炸為“到街上去”;返航為“回家”;請示降落為“開飯”;前指代號為“三角一號”。

4.jpg

志愿軍空軍進行夜航訓練

  11月29日下午,各機組的參戰飛機進行了試飛,并對機上的槍炮進行了校靶,校正了電臺,做到了飛機、發動機及各種設備一切處于良好狀態。

  30日上午,畢武斌所在的空八師舉行誓師大會,師首長下達了志愿軍總部的作戰命令:“此次戰斗目標是轟炸大和島,飛機到達目標時間為15點25分,轟炸高度為1600米,各機攜帶100公斤殺傷爆破彈7枚,100公斤燃燒彈2枚,完成任務返航至浪頭機場。”

  下午14時21分,畢武斌奉命參與大隊長高月明帶領的9架圖-2型轟炸機攜帶爆破殺傷彈和燃燒彈,編成“品”字隊形,在16架拉-11型殲擊機配合下組成混合機群,飛向大和島。

  當機群通過龍巖浦剛剛越過泛著白光的海岸線,眼前天水相連。突然從云層中鉆出一些迅速移動的黑點,2個、4個、8個……越來越多,越來越近,原來是美軍30多架F—86飛機!有的位于我編隊左前下方,有的位于后方,有的位于左、右后方。

  “轟—轟—轟!”敵機開炮了。F—86噴氣式戰斗機群向我混合編隊兇猛撲來,企圖攔住我機去路。

  “兩軍相遇勇者勝”。在這緊急關頭,傳來了地面指揮員第八師師長吳愷的命令:“堅決前進,完成任務!”聯合機群在大隊長高月明的率領下,一面組織火力反擊美機,一面沖破攔阻奮勇飛向目標。

  這是一場強弱懸殊的較量。一方是30多架敵人最新式的F—86噴氣式戰斗機,另一方是20多架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活塞式螺旋槳飛機。敵機從前后、左右構成強烈的火網向我轟炸機群襲來。我轟炸機也不示弱,每架飛機的射擊員、通信員都向美機開炮,用機上航炮構成火力網大力反擊。敵人見編隊攻擊不成,又改為單機閃電般地連續交叉攻擊,妄圖各個擊破。

  在這次空戰中,畢武斌擔任一中隊右僚機,他抗擊著敵機一次又一次的兇猛攻擊。激戰中,他的飛機快速地在空中做著機動飛行,上升、下滑、左側、右轉,一面繼續前進,一面開炮還擊敵人。他和他的戰友們接二連三地打掉了3架敵機。

  敵人惱羞成怒,集中力量發起了更加猛烈的進攻。

  兩架敵機從畢武斌的右后方直竄過來, 一道曳光彈的火光在畢武斌眼前閃亮了一下, 接著又有兩架敵機從他的后上方沖來。畢武斌一邊拉起機頭閃過敵機, 一邊命令射擊員和通信員: “打掉它! 打掉它!”

  機上啞無聲息。原來, 他的飛機尾部受了重傷, 射擊員和通信員都已經犧牲, 畢武斌因為全神貫注地盯著前面竄來的又一架敵機, 一時并沒有察覺到這些情況。

  這時,前后3架敵機沖過來圍截畢武斌,畢武斌腹背受敵。他沉著而迅速地向右作機動飛行,并再一次向后艙呼叫: “周先余, 何國基, 開炮! 開炮!”

  畢武斌剛剛喊出通信員和射擊員的名字, 便感到身后一下受到沉重的撞擊, 座艙蓋被打穿了一個窟窿, 他的頭部受到了強烈的震動, 一時也有些昏迷, 但他那兩只手, 卻像兩把鐵鉗, 緊緊地攥著駕駛桿。

  飛機在急劇下墜,寒風呼嘯著沖進座艙,畢武斌清醒過來了。他定神一看, 機翼兩旁的發動機燃起了熊熊的煙火, 身后的領航員李祥華倚在艙壁上, 胸前的衣裳被鮮血浸透了。李祥華蘇醒過來后, 挺起身子, 吃力地說了聲:“機長, 跟——上——隊!”便合上了眼, 倒在座艙里。

  畢武斌看到自己最親密的戰友犧牲了, 心愛的飛機受了重傷, 心痛如絞,悲憤滿腔, 恨不得一下飛到大和島上空,把炸彈投入敵巢! 他使勁拉起駕駛桿, 下墜的飛機立刻向上升起。隨之, 加大油門, 跟上了長機, 繼續向大和島奮勇前進!

  可是, 就在接近大和島上空的時候, 畢武斌飛機上的高壓油管爆炸了。油,像泉水一樣向機身噴去; 風, 助著火勢呼呼地卷向整個機身。一瞬間, 飛機已被火焰和煙霧所籠罩??

  “跳傘! 趕快跳傘!”空中指揮員向畢武斌發出緊迫的呼叫。

  “不!敵人的巢穴就在眼前。我擔負著全機組犧牲的戰友們的重托。我要撲上去,投下全部炸彈!”雖然他完全來得及跳傘,但他沒有跳,而是駕著煙火滾騰的飛機,直向大和島飛去。

  火焰, 從機外竄到了機艙內, 畢武斌的衣服上燃起了火苗?;鹧? 仿佛也燒到了兄弟機組同志們的身上, 他們心如火燎地盼望著畢武斌趕快跳傘, 趕快脫離險境。然而,畢武斌還是沒有跳傘,堅決不離開自己的戰機。

  他頑強地飛到了大和島上空, 將飛機猛一傾機頭,投下機上的全部炸彈,頓時,大和島上傳來震天動地的巨大爆炸聲。濃煙滾滾、火光沖天,大和島頓時變成火海。然而,畢武斌 終因飛機負傷過重,墜機入海,壯烈犧牲。時年21歲。

美軍F-86的“克星”——蔣道平

5.jpg

蔣道平

  蔣道平是志愿軍空軍十五師四十五團一大隊飛行員,他從1953年1月到7月這半年多的時間里,先后8次參加空戰,是一位多次榮立戰功、赫赫有名的戰斗英雄。

  蔣道平, 1930 年生, 安徽省嘉山縣人。1946 年6 月入伍, 1947 年10 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50年從陸軍調到空軍,開始被分配到空二十一師飛行,后又被編入空軍第十五師當上了一名正式的空中飛行員。

  1953 年1 月22 日, 我機群執行戰斗任務后相繼安全著陸, 空中只剩蔣道平一人。然而, 當他從高空降到離地面只有700 米的時候, 突然從無線電里聽到了緊急呼叫: “注意,機場上空有敵機F-86 !”

  蔣道平保持著應有的鎮靜和警惕, 他剛把機身擺平, 準備戰斗, 哪知3 架敵機已沖了下來。飛機中彈了, 蔣道平迅速把右舵一蹬, 機身向右側一轉, 擺脫了敵人的射擊。準備繼續向蔣道平射擊的一架敵機, 撲了一個空, 刷的一下沖到

  蔣道平飛機的前面。蔣道平顧不上后面還有兩架敵機在追趕, 也忘了自己的飛機負了傷, 他把機頭一扭, 對準敵機猛按炮鈕, 一串火球飛向敵機, 敵機立即向下滑去, 一頭栽到地平線上。

  “后面還有兩只小狼, 注意搶占高度!” 地面指揮員命令。

  蔣道平明白, 這是地面指揮員發出的繼續殲敵的命令。他當即把飛機拉了個急躍升, 搶占了高度優勢, 準備再揍它個痛快。這兩個家伙見勢不妙, 拼命加大油門, 抱頭鼠竄。

  蔣道平哪里肯放, 緊緊追去, 可是由于飛機負了傷, 操縱有些不靈, 敵機趁機溜之大吉了。

  這時, 蔣道平飛機的座艙里充滿了濃煙, 發動機震動得很厲害, 飛機負傷不輕! 他沉著地把飛機駕回機場, 但起落架放不下來, 高壓油泵系統被打壞了, 幾次都沒降落下去。他馬上使用應急開關, 飛機終于安全著陸了。

  在1953 年4 月12 日的空戰中, 蔣道平和長機宋義春一起插入敵人的機群。在激烈的戰斗中, 與長機一時失去聯系, 但他沒有驚慌, 一面警惕地注視著敵機, 一面尋找長機。正在這時, 他發現4 架敵機正以雙機編隊分離, 其中有兩架敵機向海灣飛去。蔣道平乘敵不備, 靠近敵機, 猛烈開火, 準確地擊落了敵僚機。敵長機突然受襲, 慌忙向海上逃竄。

  蔣道平在空戰中沉著機智, 勇敢頑強, 先后擊落美F -86 戰斗機5 架、擊傷2 架,是擊落、擊傷美軍F-86戰斗機最多的飛行員。美軍曾經大肆吹噓F- 86型噴氣殲擊機, 是世無匹敵的“空中霸王”, 而今天, 它在英雄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面前, 卻被打得狼狽不堪。

  1953 年9 月, 空軍授予蔣道平“二級戰斗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勛章。

擊落美軍雙料王牌飛行員——韓德彩

6.jpg

韓德彩

  1953 年4月9日,美聯社漢城分社刊發一條消息,悲哀地宣布:“美國第一流的噴氣式空中英雄、‘雙料王牌飛行員’哈羅德·愛德華·費席爾失蹤了!” 費席爾,這個僅在侵朝戰爭中就出動過175架次的老牌飛行員,做夢也沒有想到竟然敗在一個年齡剛滿20周歲、飛行時間不滿100小時的中國年輕的空軍飛行員的手下。這位擊落美軍雙料王牌飛行員的英雄就是志愿軍空軍飛行員韓德彩。

  韓德彩,1933年生,安徽鳳陽人。1949年,他參加了解放軍, 當時只有16 歲。在黨的哺育下, 韓德彩很快地成長起來。他的身材雖不高大, 但卻十分結實精悍, 胖胖的圓臉, 寬寬的肩膀, 兩只胳膊像滾圓的小柱子, 同志們都說他像個小老虎。1951 年, 黨派他去學飛行。開頭那幾天, 他樂得夜里合不上眼, 翻來覆去地想著: 真沒想到啊, 一個窮放牛娃要開飛機, 可得好好干啊! 為了不辜負黨的期望, 他千方百計苦練技術。后來到了部隊, 無論在飛行時, 還是走路時、打球時, 幾乎在一切可能的場合下, 他都在用心琢磨著長機的特點, 學習如何緊緊跟隊飛行。就這樣, 他的飛行技術提高很快, 到了空中, 只要長機翅膀搖一搖, 他就知道自己該做什么動作, 常常不等長機下達口令, 他就準備好了跟隊的動作。

  1952 年初, 19 歲的韓德彩抱著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心, 駕著戰鷹飛到了朝鮮前線。

  一到前線, 他就投入了艱苦的戰斗生活。這位年輕的飛行員在多次空戰中都表現出是一員“ 空中虎將”。別看他在戰斗機上只飛了幾十小時, 然而打起仗來, 卻是那樣機靈利索, 并且有一股驚人的大膽潑辣勁兒; 他動作快, 進攻猛,靠得近, 打得狠! 在一次空戰中, 他只身與4 架F -80 型敵機激烈格斗, 一舉擊落敵機兩架。在沒有擊落費切爾以前, 他的戰鷹上就已閃耀著4 顆紅星, 標志著他已經創造了擊落敵機4 架的光榮紀錄。

  1953年4月7日一戰,實屬偶然。這天下午,韓德彩和戰友們剛剛結束了一場空戰。地面指揮員命令他和長機張??圃跈C場上空掩護我機群著陸。韓德彩和長機在3000米的高度上盤旋著,觀望著一架架銀光閃閃的戰鷹,散開隊形,減低速度,依次降落在陽光燦爛的機場上。

  這時,韓德彩眼前的儀表盤上紅光一閃,油量警告燈亮起來了,這說明他油箱里的油已經不多了,他立即向指揮員報告了這一情況。“現在沒有敵情,可以降落!”地面指揮員向韓德彩下達了落地的命令。 韓德彩和長機張??评_距離,減速下滑。當韓德彩下滑到 400 米的低空改平飛行時,突然聽到地面指揮員緊張而急促的命令:“快拉起來!拉起來!空中有敵機!危險!”

  “不好,肯定遇到了敵人的獵航組了!”韓德彩急速思索著。當即拉起機頭,飛機從跑道上空呼嘯著重新沖入云霄,掀動的氣浪在跑道上揚起一溜煙塵。

  “獵航組”是美國侵朝空軍在1952年組成的專門對付志愿軍空軍的空中飛行小組。“獵航組”的任務主要是在志愿軍機場附近上空隱蔽設伏,偷襲志愿軍空軍正在起飛或著陸的小隊飛機。

  由于飛行難度很大,作戰任務艱巨,“獵航組”的成員全部是由飛行時間超過1000小時,擊落過5架以上飛機的美國空軍“王牌”或“雙料王牌”飛行員組成。他們個個老奸巨滑,飛行經驗老到,技術水平高強,數次偷襲回回得手,志愿軍空軍已連續吃了幾次大虧。這一次,他們又想來偷襲了。

  飛機拉起后、韓德彩機警地向后方觀察搜索,碧空茫茫,根本沒有敵機的一絲蹤影,莫非地面指揮員搞錯了?

  突然,他發現在飛機的左前下方百米處出現了兩架飛機,一前一后,以大坡度向左轉彎,好像在編隊飛行。雖然暫時無法辨別清楚,可韓德彩機警地瞪圓了眼睛。

  “奇怪,我們12架飛機除了長機張??坪臀抑?,都已安全著陸,怎么會又冒出來兩架,莫非他們就是敵機?”韓德彩一邊想著,一邊細心觀察。距離越來越近,前面飛機的輪廓終于看清楚了,原來是一架敵人的飛機正在緊緊咬住我軍一架過場的友機,準備從后面發起攻擊。由于敵機速度快,又占據有利位置,我軍友機左沖右突,都無法擺脫被攻困境,情況十分危急。韓德彩見友機處于危險之中,不顧油料即將耗盡的警報,加速向敵機沖去。

  攻擊友機的美國飛行員正是趾高氣揚的費席爾,他在大堡機場上空發現獵物后,用利索、果敢的動作殺了出來。正在費席爾向我友機瞄準射擊時,他發現自己的機側有一個黑影,如一把鋒利的劍向自己刺來。于是,他放下眼前的獵物,操縱著方向桿一個翻轉,躲過了韓德彩的第一次攻擊。等他恢復了機位,重新尋找“獵物”時,我方飛機已不見蹤影了。

  就在這時,費席爾又發現了新的“獵物”。 此時,張??频娘w機正在降落,飛機高度低,速度減慢,極易進行攻擊。費席爾大喜過望,調整機頭,惡狠狠地撲向張???。

  費席爾的座機剛一改平,韓德彩立即看出了敵人的企圖,他馬上向張??拼舐暫艚校?ldquo;3號,3號,快拉起來!敵人要向你開炮了!”

  “3號明白!”長機張??瞥林鼗卮?。

  可是敵機是F—86“佩刀”式噴氣機,速度太快了。張??频恼Z音未落, 費席爾的炮聲已經響了,張??频拈L機尾部立即冒出一股白煙,機身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

  韓德彩眼見長機受傷,怒火填膺,他咬牙切齒地喊叫:“3號,3號,快拉起來!我掩護你降落!”說完,韓德彩猛加油門,駕機旋風般地朝敵機沖去。這迅猛的動作,使正準備攻擊張??频馁M席爾猝不及防,嚇得慌忙丟開張???,向右來了個下滑轉彎,以便擺脫開韓德彩的攻擊。此時,韓德彩的油量警告燈又嘟嘟閃亮起來,再不降落,油箱里的儲油將全部耗盡??身n德彩要對付的是眼前這只兇猛的惡鷲,他已經無暇考慮如何安全著陸的問題了。韓德彩收減速板,猛加油門,飛機急速躍升起來,再次閃電般地撲向敵機。費席爾見被咬住,忽上忽下,左盤右旋,急于擺脫。韓德彩猶如神助,雙眼緊盯著敵機,緊隨其后。

  張??圃陧n德彩的攻擊掩護下,乘費席爾自顧不暇的當兒,沉著地操縱著負傷的飛機,安全著陸了。

  韓德彩見長機安全著陸,頓時放下心來,全神貫注地對付眼前這架兇如餓虎、滑如泥鰍的敵機。

  “跟這家伙拼上了!一定要把他打下來!”韓德彩暗暗定下決心。敵機又下滑了,他剛要推機頭,緊隨著俯沖下去,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這會不會是敵人耍什么花招呢?他看了看飛機高度表,僅有900米的高度,而敵機在他下方,頂多有800米左右,在這樣的低空下滑、敵機不可能做激烈的盤繞 和翻滾動作,否則就會撞山。

  “狡猾的家伙,一定是在用虛假動作引我上鉤??!”韓德彩識破了敵人的詭計。他不僅沒有下滑,反而輕輕一推機頭,上升了一點高度,居高臨下監視著敵機。

  久經沙場的費席爾駕機下滑時,滿以為對方會跟著他下滑。等下滑到一定高度,他便會利用嫻熟的技術猛將座機升空爬高,而將對方置于自己的腹下,這樣一來,攻守易位,他馬上就會取得攻擊的主動權。

  當費席爾下降到離地面還有350米高度時,發現對手并沒有緊跟其后,而前方不遠處已經是大山了,只好向左上方拉起。“到底上來了!看你往哪兒跑!”韓德彩早就等在半空里。見敵機拉起,便一推操縱桿,向左前方來了個撲壓式俯沖,敵機的身影一下子被套進了瞄準具光環。韓德彩屏住呼吸穩住機頭,右手握緊炮鈕,剛想開炮,敵機“忽”地一下閃開了。

  費席爾畢竟是個詭計多端的老狐貍,一見左轉不妙,馬上下意識地改為右轉,他想利用F—86“佩刀”式噴氣機水平機動性能好的優勢,左右急轉,用大動作拼命掙脫韓德彩。

  這一手還真的把韓德彩甩出了一段距離,但是韓德彩也早料到了這一 點,他敏捷地一壓坡度,“呼”地一下再次追了上去。

  費席爾有些慌了,大滴的汗珠從額頭滴落。韓德彩這時也看出敵機已是黔驢技窮了,他發現對手機體開始不規則地亂晃,這說明對手動作目的不明確,已快要出現錯誤了。韓德彩猛加油門,又向前逼近了一步。

  敵機開始不規則地走直線了,韓德彩見時機已到,壓住機頭,再一次把敵機牢牢地套進瞄準具的光環中。

  1000米、800米、500米,費席爾再也無法脫身了,眼看兩機相距不到300米了,韓德彩把穩飛機,兩眼圓瞪,“看你還往哪里跑!” “咚咚咚!”一陣連續的炮響,一串串炮彈猛烈地射向敵機。連串的炮彈首先炸毀了左翼,接著又命中了機身,只見敵機渾身冒煙,在空中掙扎兩下,隨即搖搖晃晃地墜落下去。費席爾在濃煙烈火中被機座下的機簧彈射出來,拉著降落傘,飄飄悠悠地降落在遼寧省鳳城縣石頭城的山溝里,沒想到剛剛落地,就成了我軍的俘虜。

  這位“雙料王牌”在接受訊問時,一再請求想見識一下擊落他的對手。

  部隊首長滿足了他的請求,當他見到韓德彩這位志愿軍空軍中最年輕的飛行員時,不相信這就是擊落他這個“空中英雄”的對手,還認為是“開玩笑”。 部隊首長告訴他,就是這位韓德彩同志打下了你的飛機。費希爾驚得目瞪口呆,低下頭去說不出話來。

  從此,韓德彩的名字傳遍了整個志愿軍部隊。“昔日放牛娃”擊落美國王牌飛行員的故事,被傳為佳話。1953 年6 月, 空軍授予他“二級戰斗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勛章、二級自由獨立勛章。

優秀空中指揮員——鄭長華

7.jpg

鄭長華

  在抗美援朝戰爭中, 志愿軍空軍第十二師三十四團,以英勇善戰而聞名全空軍。每當人們提起這個團的時候, 自然會想起鄭長華。鄭長華是一個年輕的空中優秀指揮員。在抗美援朝戰爭中, 他所領導的三十四團創造了擊落擊傷敵機47架的光輝紀錄;他自己擊落敵機2架, 是全師聞名的空戰“鷹王”。

  鄭長華, 1926 年生,安徽省五河縣人。1941年7月入伍, 1942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49 年10 月1 日, 開國大典的隆隆禮炮聲剛剛過去,24 歲的鄭長華由陸軍一名年輕的指揮員, 經過嚴格體檢和選拔當上了飛行員, 實現了多年來夢寐以求的愿望。

  1950 年底, 鄭長華以優異成績從航校畢業, 分配到新組建的空軍第十二師三十四團任副團長,后任團長。1952 年初, 全師飛赴東北大孤山, 參加抗美援朝空戰。

  1952 年6 月15 日下午, 塔臺邊剛升起紅旗, 飛行員休息室里的電話機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鈴聲,電話機的另一頭傳來了作戰命令: “一等戰斗準備!”

  飛行員們早就在等待這個時刻啦! 為祖國戰斗出航, 這是大家久久渴望的心愿。一瞬間, 鄭長華他們迅速地離開休息室, 像賽跑似的向銀白色的飛機飛快地跑去。

  和每次出航前一樣, 鄭長華迅速地攀登梯子, 跨進座艙, 把降落傘的帶子在高高隆起的胸脯上扣緊, 一切動作都是那么熟練、敏捷。與往日不同的是: 風鏡下邊的一對眼睛, 似乎更加光彩明亮; 而那微胖的臉孔, 卻顯得更加嚴肅緊張。打從參加志愿軍空軍以來, 每一次飛行訓練, 每一次戰區試航, 不是也這樣地跨進座艙嗎? 可是, 那時還只是演習演習編隊, 練練上升、下滑、橫滾這些飛行特技; 或者像步兵看地形一樣熟悉熟悉戰區空域。在這些日子里, 他只是盼著:“讓我們快一點和敵人交交手吧!” 白天、黑夜, 向往的是這個, 議論的也是這個, 甚至在睡夢里也夢見自己駕駛心愛的“銀燕”, 在蔚藍色的天空里, 和美國飛機作戰。而現在, 即將參加空戰的時候, 內心里卻不由得緊張起來, 渾身似乎被衣服裹得太緊, 呼吸也有點短促, 熱血向上涌著, 脈搏也在不知不覺之中加快了。

  啪! 啪! 啪! 機場上空升起3 顆綠色的信號彈升起。飛機吼叫著飛上天空, 疾風似的向著戰區上空馳去。

  天空, 像一片藍色的海洋, 無邊無涯, 一眼望去, 能看得很遠很遠, 就是10 公里外也能看得見。鄭長華睜大眼睛,從遠方的天地線上開始, 由遠而近、從左至右細細地搜索。

  這時候,耳機里突然響起了地面指揮員急促的聲音:“目標就在你們左前方!”

  霎時間,周圍的一切似乎顯得特別寂靜。我空中健兒凝神屏氣, 雙目圓睜, 極力向左前方搜索著敵機。

  “301,發現目標! 兩個! 兩個!”人稱“千里眼”的僚機組飛行員那啟明向鄭長華報告。

  “301明白。” 鄭長華回答。

  大家順著他報告的方位仔細看去,果然在左前方有兩個蒼蠅似的黑點;剎那間,出現了4個、8個黑十字架, 原來是8架F-84型敵機!

  仇人見面, 分外眼紅! 這時候,只要空中指揮員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像猛虎下山一樣撲向敵機。

  “301,敵機在左面,請求攻擊!”那啟明再次向鄭長華報告。

  “301明白。”鄭長華又回答了一個明白。此時, 他應該回答“可以”或誰攻擊誰掩護的口令,但鄭長華看到“活”敵機后心情激動, 一時不知怎么說才好。機靈的那啟明理解鄭長華“明白”的意思,便帶著劉忠勝勇猛向敵機群沖去。那啟明用瞄準具光環牢牢套住一架敵機, 800米、500米, 300米……見時機一到,那啟明迅即按下炮鈕,“突突突”, 一個長連射,炮彈曳著熾光射向敵機,頓時,黑煙濃濃, 火光連天, 那架F-84翻著跟頭栽了下去。

  第一次空戰擊落了敵機, 取得了勝利, 但鄭長華心里很不平靜。一場空戰, 自己只發出兩個“明白”的口令。他越想越感到內疚,深深地責備自己:“我這個空中指揮員,沒有當好啊!”

  為迅速提高自己的空戰指揮水平,多少個戰斗間隙, 多少個清晨與夜晚,鄭長華漫步在小路上, 逐條思考著大家的意見和建議, 分析著空戰的情況, 琢磨著敵人的戰術, 每想出一條良策, 他都認真記下來。功夫不負有心人, 漸漸地, 鄭長華的主意多了起來。在鄭長華的帶領下, 團隊先后研究出了對付敵人魚餌戰術的“反魚餌戰術”,對付敵機的蛇形隊、縱隊、楔隊的列陣方式, 形成了變化多樣的層層配備、級級掩護、能攻能守、克敵制勝的多種戰術隊形。

  1952 年11 月中旬, 鄭長華率領機群, 以新的戰斗隊形直赴戰區。剛過望川江, 前哨中隊的長機就向鄭長華報告:“發現兩架敵F-86”。耳機里, 傳來鄭長華堅定有力的聲音:“不管它, 繼續前進。”顯然, 這是敵人故伎重演, 施放的 “魚餌”機。

  敵“魚餌”機見被“晾”在一邊, 備受冷落, 就主動攻擊我們的前哨中隊, 可是偷襲的敵人卻把尾巴交給了跟進來的第二中隊。在鄭長華的指揮下, 空中勇士們從容不迫地把敵機套入瞄準具的光環內。不出所料, 敵主力機群出現了,正好和我前哨中隊遭遇。雖然敵人數倍于我, 但我前哨中隊利用敵人懦弱的特點, 猛打猛沖, 一下子就沖散了敵人的隊形。向下逃竄的敵機, 見他們的“魚餌” 機被咬住, 重新拉起來攻擊我二中隊。正當他們躊躇滿志暗自得意的時候, 鄭長華率領隱藏于后的三中隊乘敵不備, 向敵發起猛攻。這時一中隊、二中隊又回頭夾擊。斷后的四中隊則占據高度優勢, 居高臨下監控、掩護著整個戰場。

  這一仗按預定方案打得漂亮、利落, 先后擊落敵機3架,鄭長華和戰友懷著無比喜悅的心情返航了。

  在與敵人斗智斗勇的過程中, 鄭長華從不會指揮空戰到學會指揮空戰,從指揮打小機群到指揮打大機群, 在戰斗中逐漸成長起來, 使敵人聞風喪膽。

  進入1953年, 空戰的規模和水平也升級了。敵人常以100 多架的大機群分路出動, 分布在各個戰區, 互相策應,尋機與我決戰。

  1月3日,鄭長華率領機群在鳳城與鴨綠江上空巡邏待戰。這時,地面指揮所下達命令:“351 , 出擊!”

  “351明白!” 鄭長華邊回答, 邊指揮機群掉轉機頭, 對準航向, 疾駛戰區。

  “35l,敵人使用口袋戰術, 堅決擊潰他!”

  “351明白!” 鄭長華沉著堅定地回答, 同時迅速思考著對策。無線電里, 響起一中隊的報告:“左前方發現敵機4架。”

  “監視好, 繼續前進!”

  “右前方, 發現6架敵機。”二中隊又報告。

  鄭長華大聲命令:“密集隊形, 繼續前進。”他知道, 要突破口袋, 必須先進入口袋。地面指揮所的同志們都屏住了呼吸,從標圖板上,只看到紅色軌跡被藍色箭頭越圍越緊。

  突然, 指揮所的無線電里傳來鄭長華那高昂有力的聲音: “四中隊掩護, 一、二、三中隊按照計劃向敵人猛攻。”

  一分鐘后, 戰場形勢發生了變化, 作戰標圖板上幾條紅色箭頭把東側的藍色箭頭包圍了。爾后, 紅藍箭頭交織在一起,無線電中傳來怒吼聲、槍炮聲、歡叫聲, 響成一片。這時,西南兩個方向的藍色箭頭直撞我機群。這是敵人的口袋合攏了。指揮所里大家正為空中我機擔心, 無線電里卻傳來了鄭長華從容不迫的聲音:“爬高13000米, 返航。”敵人的口袋陣收攏是收攏了, 可口袋底部卻被我空中勇士們捅了一個大窟窿??諔鸾Y果, 擊落敵機3 架, 我方無一損傷。

  鄭長華率領的三十四團, 像一只有力的鐵拳, 只要把他伸出去, 就一定會把敵人打傷、打殘,寫下了我空軍戰史上光輝的一頁。由此, 三十四團成為抗美援朝空戰戰場上惟一榮立集體二等功的功臣團, 鄭長華也被評為優秀空中指揮員, 被授予“二級戰斗英雄” 稱號。

  70年來,安徽人民始終沒有忘記譜寫了氣壯山河的英雄贊歌、創造了人類戰爭史上以弱勝強的光輝典范的志愿軍將士,以及為這場戰爭的勝利作出貢獻的人們。他們的革命精神和英雄氣概都是激勵我們前行的強大力量,為全面推進現代化五大發展美好安徽建設作出我們應有的貢獻。(全文轉自《安徽黨史方志網》)

中文字幕亚洲综合久久青草